2023年11月26日

光明日报表情包毁不了语言

作者 admin

模因是否正在破坏我们的表达能力,甚至我们的语言? 这个问题并不新鲜,最近网上也频繁出现。 “豆图”等一系列表情让不少人感到压力。 不少网友“哭诉”,在虚拟环境中,表情符号的泛滥和滥用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和尴尬。 一家英国公司甚至开始招募表情符号。 包括翻译。 这让很多人想知道模因的使用是否损害了我们的语言能力,甚至我们的语言。

 

但另一方面的事实也不容忽视。 2016年,有5307人参加了媒体举办的“24小时无表情符号生活挑战”,其中超过30%的人失败了——他们无法忍受一天不使用表情符号,另外三分之一的挑战者失败了成功了,但表达了他们的痛苦,而“尴尬”是他们提到最多的感觉。

模因对我们真正意味着什么? 是否有某种东西与语言接近,甚至是语言的一部分,让三分之二的语言社区成员认为密不可分? 答案可能是肯定的。 2014年,美国国会图书馆正式收藏了完全用表情符号转录的《白鲸》。 同年,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会辩论中表示,“如果世界上有一件事我们可以达成共识,那就是表情符号”。

表情符号是虚拟语言生活自组织的产物。 作为语言的一种视觉形式,其本质与文本相似。 表情符号作为自然语言的拐杖,在以文本交流为主的虚拟空间中提高了用户交流的效率和质量。 试想一下,我们有多少次用表情符号来表达文字无法传达的实时情感? 句末有多少个“什么”和“是”被相应的表情符号代替? 缺乏阐述的祈使句就被扔掉了。 到底是命令还是建议,就看后面是否有笑脸了。

表情符号引发的焦虑,本质上是由于表达方式与语言生活圈的错位造成的。 表情符号在严肃、正式的交流场合中显得不恰当,并且在高效的对话中浪费时间和空间。 滥用表情包就像滥用成语一样,不仅不能调节情绪、提高效率,反而给人们带来很多麻烦。 表情符号带来的沟通便利是工具性的,而引发的焦虑则是文化性的。 然而,两者之间的摩擦造成的烦恼,与破坏语言、降低表达能力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事实上,“摧毁语言”的东西已经有很多了,从寻呼机、手机到互联网,再到流行语、字母词、英语甚至时不时问世的各种外语。 著名语言学家刘海涛曾说过,语言本质上是一个人类驱动的自组织系统,即语言是有生命的,是自发形成并被语言共同体认可的,而不是完全规定的。 语言和语言共同体的动态性使得各种异质符号融入语言生活,这个过程充满了符号形式和使用者之间的竞争。 就像语言中无处不在的外来词和字母词一样,随着时间的推移,许多表情符号将保留并稳定下来,成为一种不引人注目的语言形式。 从这个意义上说,我们可以放松对表情包的警惕。

(作者:饶高奇,北京语言大学对外汉语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)